当前位置:主页 > 雄安之声 > 雄安纪事 >

传承红色基因 建设雄安新区

时间:2018-10-13 18:07 浏览人数:
传承红色基因 建设雄安新区
——为纪念冀中军区七纵队消灭王风岗保一旅70周年而作

        建设雄安新区,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于2017年4月1日作出的一项重大、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在一年多的实践中,雄安新区坚持“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的指导思想,贯彻新发展理念,努力打造创新发展示范区,这座未来之城,已经迈出坚实有力的步伐,展现在世人面前。

        一、七十年前冀中七纵队在雄安地区打了一个大胜仗。做为一个参与者,至今难忘一九四八年十月三日这一天。

        冀中十分区位于京、津、保三角地带、大清河以北地区。刘秉彦同志说过:战争年代这个地区有红、黄、蓝、白、黑五种势力。红指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黄指侵略中国的小日本;蓝指国民党“曲线救国的伪军和治安军”;白指本地伪军“白脖”;黑指绿林武装。从以上情况说明,矛盾尖锐,斗争复杂。
        抗日战争胜利后,以王风岗为代表的国民党地方势力派,收集当地的汉奸、伪军、地痞、流氓和社会上的坏分子组编了两个保安旅和一些保安部队,成为京、津、保三角地区有影响的反动势力。常常借我主力兵团在外线作战的机会,下乡扰民,抢劫粮食财物、杀害我军人家属,搞得老百姓惶惶不得安宁。
        根据上述情况,我七纵队周彪副司令员和有关领导经反复研究决定,对王风岗主力保一旅进行一次歼灭性的打击,由二十旅旅长刘秉彦统一指挥七纵队三个旅和十分区的地方参战部队。1948年9月20日前令我主力部队全部撤离雄县、容城、文安地区,到大清河以南、任丘、高阳一带地区待命,使雄安、文安地区成为“真空”地带,只把新固独立营和分区75团放在雄县板家窝吸引敌人。姜太公钓鱼成功!王风岗保一旅旅长谢大谦率部前往,对我新固独立营和75团包围妄图集而歼之。与此同时,我二十旅旅长刘秉彦急令我在大清河以南和任丘一带待命的二十旅58团、59团、60团于十月二日下午五时出发,以时速5-6公里速度,连续12小时急行军,于十月三日晨五时到达雄县板家窝,从四面八方进入村内展开激烈的近战、巷战和白刃战。位于小王庄的19旅、21旅两个团对逃跑之敌和垂死挣扎的亡命之徒进行了顽强的阻击,战斗到下午五时胜利结束。共毙伤敌502人,俘虏1679名,缴获长短枪一千多支。近一千名士兵战败后溃逃乡间脱离王风岗部队。所属保一旅3000人血本无归。从此改变了大清河北雄安地区敌我军事势力的态势。
        十月七日华北军区颁发嘉奖令,表彰七纵队歼灭王风岗保一旅的参战部队。
        全歼王风岗保一旅的胜利,是在七纵队党委、首长正确领导下,二十旅旅长刘秉彦同志亲自指挥下取得的。是全体参战人员英勇作战、不怕流血牺牲的结果,也是雄安革命老区人民拥军支前的生动体现。
        战后七纵队政治机关编写了一首歌谣在部队中传唱。歌词的大意是:九月里(农历)秋风凉,解放军在雄北打了一个大胜仗;消灭了王风岗保一旅,活捉白匪一千多人;缴获轻重机枪67挺,这一仗打得真漂亮、真漂亮!

二、歼灭保一旅,向我们传承了哪些红色基因?

        首先是参战部队坚决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下午五点出发,从夜行军到急行军、强行军,12小时、140华里准时到达作战地点,对保一旅形成内外夹击、逃脱无路的包围圈。兵力由1比3变成了3比1,由劣势变成了绝对优势,从而奠定了战必胜的基础。否则晚半小时到位,伤亡人数增加,75团的命运难预测。从而对命令如山倒、时间就是胜利,这一论断有了进一步认识。
        二是参战官兵发扬了不怕和连续作战的作风。消灭保一旅的战斗任务并不轻松,我团七连阻击逃窜之敌,人数伤亡过半,但无一人退缩,重伤不哭,轻伤不下火线。这就是传承红色基因,这就是我军光荣传统,这就是习近平主席倡导的要发扬我军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

三、人生自古谁无死,留点红色育后人。
 
        刘秉彦同志1915年3月19日出生于河北省蠡县潘营村,1932年在保定育德中学参加左翼联盟。1935年在北京大学参加一二·九运动。不久投笔从戎。
        抗日战争开始,1937年参加人民自卫军,同年12月入党。历任冀中十分区参谋长、司令员。在解放战争中,任冀中七纵队二十旅旅长、205师师长。参加了保定、青沦、固安、胜芳、雄县、文安、大清河等战役战斗。在平、津、保三角地区留下了他的战斗足迹,与当地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华北军区防空军参谋长、代司令员。军委防空军参谋长。1955年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全国第一、五、六届人代大会代表。国防部五院副院长,第三、第七、第八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兼导弹总局局长。全国政协第七届常务委员。
        1981年后,任中共河北省委书记、省长、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1998年7月21日在石家庄逝世。60多个县市送了花圈,500多人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大家都说:刘秉彦同志是咱们河北省的一名好将军、好省长、好书记,德高望重,令人怀念的一位老共产党员。

        刘秉彦同志的骨灰按照他生前的意愿和并肩战斗的十分区老政委开国中将、1932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旷伏兆同志的约定,安葬在他俩生前战斗过的平、津、保地区雄县米家务烈士陵园,与青松作伴,为人民“站岗放哨”,为当地老百姓留下一个传承红色基因种子的“星辰”,时刻提醒人们勿忘初心,开创未来,把雄安新区建设得更加美好。

作者:河北军区第14干休所离休干部 马长青
2018年8月1日

        注:衷心感谢一起参战的老战友孔中英同志和本所离休老干部彭兴等同志,在汇集这篇历史资料,起草、定稿过程中给予的大力支持和热情帮助。

 

点击“雄安之声”浏览更多信息 

浏览“舌尖上的雄安”专题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