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雄安之声 > 雄安纪事 >

乡愁·望驾台

时间:2018-04-11 10:40 浏览人数:

望驾台,我的家乡。生在那里,长在那里,梦也长留在那里,永远也不能忘。

忘不了长长的芦僧河就在村中央。清清碧水来自涞河、胡家台,流向望不见的茅儿湾、胡各庄;一个苇坑接着一个苇坑,一个鱼塘连着一个鱼塘;密匝匝的树木沿河生长,河边上扭曲着低矮的民房;孩子们在苇丛中捉鸟捕蛙,大人们在鱼塘中打鱼撒网。最难忘月下跳动的金色鲤,最难忘苇杆编成的盒子枪。

忘不了高家大院改成的小学堂。卧砖到顶,挑灰灌浆,石阶瓦檐,木柱明窗。纯铜铸就的大钟,声音是那么悠扬;“上三下二预备四”,一声声,传遍四面八方。邻村的孩子也来上高小,每一个窗口都书声朗朗;我们老师那时风华正茂,明亮的眼睛全是希望。最难忘儿童节那燃烧的红领巾,最难忘老校长那不能改的雄县腔。

忘不了村北高高矗立的分洪道。如一条巨龙,横卧在平坦坦的大地上。柳树与榆树长满数丈高的堤坡,红薯与花生铺满数里宽的河床;各种鸟儿在堤树上歌唱,各种花儿在堤坡上绽放;蚂蚱子弹般射向草丛中,地梨儿星星般散布在水滩上;渠水里鱼虾自在地嬉戏,天空上雄鹰自由地飞翔;放羊人打着响鞭放牧着生活,赶车人赶着大车驰向远方。最难忘掏鸟蛋掏出长虫,最难忘挖老鼠遇见黄鼠狼。

忘不了大槐树上的喜鹊窝,忘不了细柳枝上的黑老婆儿(一种黑壳小昆虫,用来喂鸡),忘不了沙子窝里的翻跟斗,忘不了戏台前的挤摞摞,忘不了全村齐看《霍元甲》,忘不了老少一起去挖河,忘不了街头谣传“矬大蹦”,忘不了半夜惊呼“来电了”,忘不了门前古井甜滋味,忘不了屋后红杮挂果多,忘不了冬日爷爷为我打冰床,忘不了夏夜奶奶给我讲传说……

望驾台,我的家。住了一代又一代,故事长长流成河。赵家街的武举,郭家街的马快,高家坟的石碑,梁家场的传说……谁在讲世宗北伐曾驻跸?谁在说清代道台田地多?谁在说入京大道有来历?谁在说石桥之下有白蛇?谁在说日寇屠杀大惨案?谁在说村中八路烈士多?谁在说全县第一合作社?谁在说全民动员治海河?谁在说百年老屋百年树?谁在说乡愁满满在心窝……

望驾台,高铁就要穿村过。

那些老树,那些旧屋,那座已被改建的高家院,那条快被填埋的芦僧河……就要分手,就要再见,心中有些话,不敢说,也不忍说,怕一说啊,就会泪水婆娑……且让我们展望更美好的新生活!

或许,可以把我们过去的青春,我们共同的记忆,唱成一支婉转的歌。多年之后,让人记起——

有这样一个千年古村,曾存在过,曾存在过……

 

正在消失的芦僧河

原高家大院,始建于清朝

原高家大院,始建于清朝

油画《望驾台》1999年入选“第九届全国美展”(作者陈占恒,望驾台人)


来源:“金板凳”微信公众号
 

点击“雄安之声”浏览更多信息

 

浏览“舌尖上的雄安”专题报道

 

 

(微信公众号:cnjreb)

【河北工人报金融周刊、燕赵税务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