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雄安之声 > 雄安纪事 >

楸树花开!这位雄安驻村干部的文章火了!

时间:2018-06-27 10:17 浏览人数:

他们,不忘初心,把新区群众利益举过头顶;他们,把新区群众的诉求放在心上;他们,把新区群众的笑脸当做工作的晴雨表。进百姓门,知千家情,解万家忧。他们真真切切地为百姓干好实事真事,实实在在地为群众解决实际困难。他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把新区第一颗扣子扣在百姓心坎上,新区群众也把他们的工作视为己任,艰苦奋斗无私奉献。他们,就是雄安新区驻村工作组和乡村干部。

 

新区设立以来,广大群众积极支持新区规划建设各项工作,数千名驻村干部扎根基层服务群众,认真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和新区各项工作要求,夙兴夜寐,激情工作,紧紧团结带领广大群众,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奏响了一曲新时代干群合力奋斗的华美乐章。

 

近日,雄安新区容城县法院驻刘庄村工作组张宝林写了一首诗和一篇文章,受到广泛好评。

 

将时光勒进生命,​

年轮刻录不倦的怒放,

青春摇曳了几百个冬夏,

 历史记录了我的成长。

 谁慰我痛,

 谁抚我伤,

 谁知我瘦胖,

当时光迎来了雄安的第一个春天,

又挤进时代的大合唱。

——容城县法院驻刘庄村工作组  张宝林

 

 

河北雄安新区宣布设立的一周前,我们驻村工作组来到了容城县贾光乡刘庄村,工作和生活的“据点”就在村委会,村委会在刘庄南北主街的东侧,整洁的四间东房和围墙构成传统的农家小院,这就是我们的“家”。熟悉环境中,发现北墙外有一棵高大的树,粗壮的树枝像一个男人的大手伸到我们院里,细细打量,发现这棵树与众不同,主干十几米高,最粗的地方腰围两米多,它的叶子呈三角形,有七八平方厘米大,最大的超过十平方厘米,墨绿色的叶子之间夹杂着粉白色小花,大小如盛开的牵牛花,但比牵牛花多些灵性,这些可爱的小精灵陪同了我们有半个月之久。

 

工作之余,我怀着疑惑的心情走访了村内几名年长者。经与退休老教师阴尊华了解,该树名曰“楸(qiu)树”,年龄应在七百岁开外。查阅有关资料得知,楸树为紫葳科梓树属乔木,是经历中国史前地质地貌结构变迁得以保存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古老活化石树种之一,该树种以山地野生居多,平原地方很少发现。这棵孤独的楸树是如何在这里安营扎寨的,现在无法考证。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刘庄人在楸树下建立起自己的第一所小学,从此,楸树开始记录脚下的文明,翻开了“忠厚传家”“诗书济世”的新篇章。从这里走出了刘庄村自己培养的第一批知识青年,他们奔赴社会主义建设的各个领域,成为了建设家乡的中流砥柱。

 

 

我们工作组一行三人来到刘庄,正是雄安新区设立的前期,也是楸树花开的季节。我们与乡干部和村支两委班子成员共同在楸树下谋划工作,安排好在建停工户的衣食住行。组织垃圾清理,美化村容村貌;进行房屋、土地登记,做到细致全面,不落一户一人;狠抓安全生产,预防事故发生;开展精准扶贫,了解群众诉求,解决群众困难;宣传移风易俗,倡导婚丧从简,文明办事;扎实开展“气代煤”工作,安装施工精益求精,使群众安全用上了清洁高效的能源。通过各项工作的有序开展,与群众的接触和交往由浅入深,我们被百姓称为“自家人”,乡领导把刘庄称为“放心村”。

 

 

楸树对生存环境没有任何挑剔,不管是贫瘠的山崖,还是寒冷的荒漠,只要有一寸土和一洼水,它就能爆发出生命的活力,可与苔藓媲美。“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是清代袁枚咏《苔》的诗句,借此歌颂楸树也恰如其分。想起一年来驻村的点点滴滴,我们抱着“功成不必在我”的决心,在平凡的岗位上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不也是一株苔藓和一朵楸树之花么?

 

 

那是去年初夏一个风雨交加的傍晚,书记和村主任急匆匆找到我,“老张,去温艳祥家看看吧”,温艳祥是村里的一个在建停工户,平时在定兴一带打工,妻子在容城的一家服装厂工作,家里只剩老人和孩子,这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家里肯定招架不了。我们跑进他们临时“蜗居”的西配房,只见不足十平米的屋内,一张木床上蜷缩着爷孙四人,院子里的积水即将漫过门槛流进屋内,房顶也有几片阴湿。支书刘小水立即骑三轮车去买油布,我和村主任刘艳忠搬砖和灰,在门外垒砌一道围埝。遮盖好房顶,挡住外面的雨水,满身泥水的我们相视而笑,这才叫“出水才看两腿泥”。

 

 

随着麦收的临近,抢收、抢种,防风、防火、防雹工作变得刻不容缓,我们驻村工作组戴上草帽,日夜与群众一起奋战在田间地头,出没在麦浪之中,群众亲切地称我们“草帽哥”。

 

麦秋的天气如同小孩的脸,强对流天气极易发生狂风暴雨,抢收要与时间赛跑,我们在第一时间把四台联合收割机“抢”到刘庄,得知接连三天天气晴朗,我们将收割机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向中心方田同时收割,目的是边收割边与外村隔离,便于防火,一场“抢收夺麦”战拉开了序幕。

 

工作组、包村干部、村干部和村民代表组成应急分队,我们头戴草帽,肩扛铁锹,分组日夜在田梗、沟渠上巡查,哪怕有一丝火星也要及时扑灭,哪怕有一点漏水也要及时堵上,确保联合收割顺利作业。在第三天下午一点多,麦收已进入扫尾阶段,天气发生了变化,突然刮起了西南风,险情也跟着出现了,西南方向浓烟滚滚,不到五分钟,火险已接近刚刚收割的麦田,应急分队立即组成人墙,挖掘麦根,同时打开机井进行喷灌,隔离带形成之时,火苗已经烧到我们脚下,好险啊!

 

 

今年早春的一个夜晚,我在村里值班,灯光照在楸树枝上,用手一尅,又湿又绿,楸树要发芽了。写完一天的工作日志,默写了《追思焦裕禄》的诗文,“魂飞万里,盼归来,此水此山此地。百姓谁不爱好官?把泪焦桐成雨。生也沙丘,死也沙丘,父老生死系。暮雪朝霜,毋改英雄意气!依然月明如昔,思君夜夜,肝胆长如洗。路漫漫其修远矣,两袖清风来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遂了平生意。绿我涓滴,会它千顷澄碧。”这时传来敲门声,乡党委书记李冠华深夜造访。原来他也在值班,白天没时间,晚上来和工作组的同志谈谈心。我们从工作谈到生活,从理想信念谈到新区建设,海阔天空,很是投缘。我们边谈边看微信,不觉已是凌晨两点。突然,一条求救微信映入李书记的眼帘:快救救我!原来是晾马台镇的一名驻村工作队员值班突发心脏病在群里求助。李书记立即通知晾马台镇主要领导,同时联系附近驻村工作组有关人员马上组织施救,又联系好县医院主治大夫和救护车,把这名同志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

 

刘庄的这棵楸树经过了多少历史的变迁?演绎了多少传奇的故事?随着时间的推移,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如今,楸树挺拔依旧,村民辛勤不休,在新时代的交响乐中,他们与时代合拍。(文章内容有删减)

 

来源:贾光乡人民政府微信、中国雄安官网

转自雄安发布

 

 

点击“雄安之声”浏览更多信息 

浏览“舌尖上的雄安”专题报道